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Brass Birmingham策略 初階心得

  說是初階,因為目前只跑了不到10場 (還沒有數位版,難以快速累積場次)。近日密集的幾場,感覺好像有一點小失望,覺得套路似乎有點固定,當然這篇的觀點非常可能是錯誤的,也可能有groupthinking成份,畢竟場次還太少。想先把這個階段的想法記錄下來,看看往後會怎麼發展。

  與舊版Brass(老B)相比,我覺得Brass Birmingham(雙B)變成有點過度地以啤酒為中心,導致玩起來有些固定。因為最近開的局有一部分也是在推新,這篇想先從新手容易碰到的兩個問題說起 (老手則不太會有這問題),再連結到以啤酒為中心的相關影響。

  問題一:Brass的效率指標為每個行動幾分,而非每塊錢幾分。

  我想以聖彼得堡為例子作個明顯的對比。聖彼得堡依然是我認為踏入德策領域一個很好的練習基礎觀念的遊戲,除了運氣成份稍高,其他的觀念都很實用,包括效率計算、節奏控制、預先規劃這些很基本的邏輯。

  在聖彼得堡中,重要的效率指標就是每塊錢幾分,因為受限的資源瓶頸是錢,而行動數是無限的,只要錢夠多,想要做幾個行動就做幾個行動。舉例來說,若要評估買14塊錢4分的建築是否划算,在最後一回合買,就是14塊換4分 (效率值=4/14),在倒數第二回合買,就是14塊換8分 (效率值8/14),若有蓋出Pub,效率值則是1/2。根據這樣的評估,就不難判斷在倒數第2回時,買14塊錢建築效率大於Pub,在最後一回合則是Pub效率大於14塊錢建築。

  相反地,在Brass中受限的資源瓶頸則是行動,錢雖然不是無限,但與行動數比,卻是相對寬鬆的資源。舉例來說,若有1個行動是5塊錢換4分,做兩次就是2個行動10塊錢換8分,以金錢來衡量效率值是8/10,以行動來衡量效率值是8/2;若有另外一組行動搭配可以花2個行動用30塊換15分,以金錢來衡量效率值是15/30(遠低於前者的8/10),以行動來衡量效率值卻是15/2 (遠高於前者的8/2),則後者為更佳的行動選擇。

  當然上面都是以簡單例子來說明這個觀念,實戰中的計算可能會更複雜一些,並且牽扯到手頭實際的金錢、影響的收入等級、剩餘回合數、是否需要借錢行動(例如需要多花1個借錢行動,則效率值的分母就要再加1,變成15/3)。在鐵路時期判斷要不要研發也可以使用這個計算法則。

  問題二:運河時期結束時,等級2以上的建築太少。

  等級2以上建築有兩大優點。一為分數會計算兩次,蓋一棟5分的建築(例如2級酒廠、棉廠、木箱)就相當於10分,等同於1級的陶藝工坊。二為這些建築會是鐵路時期一開始的網路據點,對於鐵路時期搶佔地理位置拓展網路有非常大的影響 (因此2級酒廠、棉廠、木箱通常比1級陶藝工坊更有價值)。

  不過這點並不是在說完全不要蓋一級建築,少量適當時機的一級建築我認為是好的,通常有助於當下的金流,只要不要過量就好 。

  這些問題與啤酒的關係呢?



  首先,依照問題一所提到的計算方式,在雙B中效率值最高的行動,幾乎可以篤定是「雙鐵路」行動。雙B的鐵路分數相較於老B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由於有部分建築物為雙圈,尤其全部的啤酒廠都是雙圈。在雙B的鐵路分(甚至運河分)到達6分以上是「常見」的,甚至有見過一條8分的鐵路。再者,在鐵路時期的前期(以4人局為例,鐵路時期有8回合,我暫時把前4回合歸類為前期,後4回合歸類為後期),拓展腹地搶攻地盤也是至關重要,更顯得雙鐵路行動的價值有多高。

  而雙鐵路行動必須耗掉一桶酒,因此在鐵路時期的前期,可以見到啤酒總是飛速消耗掉。更尤甚者,每個人蓋出酒廠都是想要自己用,而不太希望被別人用掉。這與過去在老B中蓋煤蓋鐵即使被別人耗掉也無妨,有很大的不同 (而我其實比較喜歡老B的這點)。這是因為煤鐵即使被別人用完了,國外總有得買,別人要用我的煤鐵就是提早我建築的翻面,(大部分情況)沒什麼不好。但雙B的啤酒可不同了,一旦酒用完了國外可是買不到的,拿不到酒就別想做雙鐵路行動,蓋了酒卻沒做雙鐵路我認為是非常虧的。

  這使得鐵路時期的前期形成很吊詭的局面,或說很固定的局面。一旦場上出現酒了,下一家必定是使用雙鐵路行動快速用掉那桶酒,而且這幾乎可以肯定是當下最佳的行動,你不用這個酒執行雙鐵路,你的下一家必定就是會用。自己一回合的兩個行動中,若第一個行動是蓋酒廠,第二個行動大概都是雙鐵路,然後下一家可以賺到一次雙鐵路。最好的情形則是,自己在尾家時蓋酒廠並且能夠控制下回合是首家,下回合再用掉自己剛蓋出的兩桶酒立刻蓋4條鐵路,完全不給別人啤酒用。

  這個吊詭的情況在鐵路時期的前期變成幾乎是套路打法,人人都得這麼做,煤會用得很兇,因此必然會有人在適當時機蓋煤廠,自己蓋煤也可以。我把這種鐵路時期前期一見到酒就不假思索雙鐵路的打法稱作套路一。套路一唯一的例外情形大概只有在場上酒「異常的多」的時候,才比較不會搶酒搶那麼兇,但這種局面我幾乎沒見過,通常酒都是出來就立刻消失,唯一曾經碰過一次酒真的很多的局,依然是快速雙鐵路兩回合就用完了。

  在這種情形下,前面講到的問題二,在運河時期為鐵路時期布局就顯得重要。因為當要使用別人的酒執行雙鐵路時,必須要能夠連接到那桶酒。因此,若有玩家在運河時期已經在預先放置酒廠(這也很常見,後面會提),就要稍微留意是不是能夠跟著布局,把自己的2級以上建築(煤尤為理想,否則還要接到市場買煤)放在距離那桶酒2段路以內的路程。這樣若能在鐵路時期搶先順位,就可以搶先執行雙鐵路,連接到自己的煤並用掉那桶酒。

  啤酒用得這麼兇的連帶影響,就是鐵路時期的後期賣貨變得異常困難。場上一旦出現酒,都是快速消耗在雙鐵路行動,而市場的酒總是不敷使用。例如要走棉廠路線,不太可能耗了一堆行動研發了老半天到3級4級了,結果只蓋1個高級棉廠吧。而要能夠一次賣多個棉廠,就必須要有多桶啤酒,在雙B要一個行動賣3個工廠可說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酒都拿去蓋鐵路了)。在雙B要一個行動賣2個工廠的大概情況都是,用同一回合的第一個行動蓋酒廠,第二個行動立刻把這兩桶酒用掉賣兩個棉廠的貨。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鐵路時期(甚至提前在運河時期)幾乎人人都會蓋酒廠(因為酒好用,而且很好蓋,收入跟分數也都推得多),地圖上能夠蓋酒廠的點容易被快速佔滿,這就進一步演變成必須把酒廠位置預先鎖起來的局面。鎖起來的意思就是確保別人不能蓋這個位置的酒廠,如下圖所示,在雙B的地圖上有兩條鐵路(星號所示位置)可以鎖住鄉村酒廠,這是由於萬用地點牌無法使用在鄉村酒廠的緣故。

兩個關鍵鐵路位置

  於是這就構成了我所謂的套路二,在鐵路時期的第一動先搶佔下其中一條關鍵鐵路(假設對應的鄉村酒廠目前是空的),在鐵路時期的最後一回合,兩個行動分別為:蓋鄉村酒廠、賣兩個工廠(理想為棉花廠或一級陶藝工坊)。要能做到這個,當然回到前述的問題二,必須先在關鍵鐵路旁邊的位置先有一個二級以上的工廠(理想為煤),即在運河時期要先布局。這個套路二確保了最後一回合有「不會被卡的」高分行動可執行 (分數包括酒廠+兩個工廠+鐵路分,30分上下)。

  雖然老B也存在類似的卡位行動,就是用鐵路擋住別人進去上方船廠跟左邊船廠,但我覺得在老B還沒有這麼「套路」的原因是因為,其他玩家仍舊可以用對應的地點牌空降到那個位置蓋船,這與雙B的其他玩家保證無法進去鄉村酒廠很不同。而且,老B這種卡位方式,蓋船之前還需要一次鐵路行動,這個鐵路行動可能會幫助到其他玩家(例如上方的鐵廠),沒安排好這個鐵路行動的時機,也可能讓自己船廠被搶。再者,蓋2級船之前需要研發船2次,不論從透露意圖方面或是行動效率來說,都不是那麼優,而且老B的最後幾回合不能借錢,拖到最後蓋鐵路+船通常需要大量資金,這些理由再再說明老B這樣的卡位並非如此「理所當然」的行動。

  相較之下,在玩雙B時,我自己只要鐵路時期起手的8張牌裡面有一張酒桶,就有非常高的機率會執行上述的套路二,如果沒有酒桶的話則會看有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為也曾經整個鐵路時期沒有抽到酒桶過。當然套路二也會有無法實施的時候,就是兩個鄉村酒廠位置在運河時期就已經蓋了2級酒廠,這樣就不用執行套路二的前半段 - 搶關鍵鐵路的行動。不過套路二的後半段仍然是個很穩健的行動,只是最後一回合的第一個行動,改成不是蓋鄉村酒廠,而是用高級酒廠覆蓋掉自己的酒廠(理想為二級5分的),若是賣兩個貨的分數夠高,這樣做當然還是值得。

  如上所述,要能在鐵路時期的最後一回合做到成功的大賣貨爆分,一種方式就是搶到關鍵鐵路,另一種方式就是在場上預先布好二級酒廠,這就又回到前面的問題二,在運河時期的布局,也就是我前面提過的,在運河時期就會有人開始蓋二級酒廠到場上 (當然在鐵路時期再蓋二級酒廠也是可以,但對於手牌的要求就比較高)。

  從這邊還是可以看到,酒幾乎都是要供應自己用的,蓋出來自己馬上用掉。因此,一次賣貨大致都是至多僅有2桶酒可以用,這造成一個我覺得頗奇怪的問題,就是3級的陶藝工坊以及5級的木箱(賣貨都需要2桶酒)感覺很弱。這種需要2桶酒才賣得掉的工廠,大概都是一個賣貨行動只能搭配一個工廠,如此的行動效率值(如問題一所述)可能約略等於單鐵路行動而已,但相較於單鐵路行動更要求手牌以及成本更高。因此,除非地圖上已經不存在足夠高分的鐵路位置,否則不太會執行這樣的行動。我自己總覺得這個設計怪怪的,木箱一整路都已經覺得不太強,結果到了5級還卡一個需要2桶酒的(雖然這棟有2個圈),讓人很不想蓋,成本沒比棉廠低多少,分數卻低許多,目前也尚未看過牌友蓋出6級以上的木箱,總覺得這路的設計很奇怪。

  總之,以自己目前的經驗值,覺得這個遊戲對啤酒的需求量似乎過高,進而形成前述的套路一與套路二,變成鐵路時期的打法好像有點固定,是現在覺得小失望的地方。進到鐵路時期,場上看到酒就趕緊抓來雙鐵路,自己蓋酒廠也要趕快雙鐵路用掉,鄉村酒廠若空著一開始就要搶著卡位,然後遊戲最後一回合就是不變的酒廠(鄉村或覆蓋自己)+賣貨行動。

  玩起來反而運河時期的打法還比較多變,尤其雙B的運河分比老B還高,蓋運河不再是絕對的爛行動。另外,可以空降運河在任何位置開局,使得直接出需要煤的建築(例如鐵廠)比老B更容易,開局路線更有彈性。再加上考慮一級工廠究竟要研發還是要直出、研發要到多高等級開始蓋、以及鐵路時期的布局,自己覺得運河時期好像還更好玩一些。 

5 則留言:

提到...

我玩了四次就塵封伯明翰了XD

但好像大多沒碰舊版或很少碰舊版的
都比較喜歡伯明翰>蘭開夏

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蘭開夏

問題跟你說的一樣,就是啤酒設計太詭異
蓋酒廠只要自己沒用到或是讓其他人都爽到那真的幾乎快等於做空動

然後木箱路線第一次看好新奇,真的跑起來有夠難用
最後變成一個虛設的沒人要走的路線

如果要在伯明翰認真要贏,就會變得很制式化的制衡牽制
感覺失去了原本的韻味

David 提到...

原來你跟我的感覺雷同啊。比較喜歡伯明翰應該是因為新奇吧,我第一次接觸時也覺得新奇,起始設置可以有變化,並且拿掉遊戲中的隨機成份,啤酒系統也很新鮮。但玩到現在覺得鐵路時期實在太奇怪,左思右想都覺得沒有更高效率的打法,要高分就是必然得這麼做,導致玩起來沒有決策感,每個人行走在相同的路上,只剩下彼此的順位與地理位置牽制,失去了一些痛苦抉擇的爽快感。

我自己的猜想,有可能是要在所有玩家都對這樣的套路有了共識之後,才會多一些變化出來。例如大家都知道木箱很差,一開始就懂得迴避這條路,4家放給1家獨走木箱完全不卡,才讓木箱顯得沒有那麼爛,利用木箱去控制鐵路分數才有些實戰價值;又或者所有人都預留好最後一回合的行動是酒廠+賣貨,在這樣的架構下,才有可能接近遊戲尾聲蓋出的酒不會被耗掉,而能夠在最後一回合的賣貨用到3~4桶酒。但即使這樣的猜想是對的,我還是不太喜歡這樣的遊戲設計。所以如果再沒看到新花樣,我的感想就如你說的,新版有點失去原本的韻味。

David 提到...

後記
當時寫這篇的時候還沒看到下面bgg 這篇,現在看發現觀點幾乎一樣,似乎Birmingham 就是要這樣玩。
https://boardgamegeek.com/thread/2079057/strategic-impact-rail-birmingham

說不德 提到...

雖然只玩了一次半,但看完你說的套路一和套路二之後,確實深有同感,
我不禁會想是不是規則有看錯啊,不然根本沒啥變化,就是這樣玩,
反而舊版Brass的整體路線好像還更有彈性一些,新版的關鍵就是啤酒,
幾乎不可能從頭到尾不蓋啤酒可以獲得勝利的

David 提到...

我同意不蓋啤酒不可能贏,而這好像是新版的特色,就是大家都要知道啤酒與鐵路的價值,以及其運用方式及時機。這遊戲可能要玩的著重在玩家的互動制衡吧,大家都知道這些東西的重要之後,要怎樣彼此創造局勢給對手,什麼時候放好處給較弱勢玩家。也就是遊戲本身容許存在明顯的強勢路線,但是參與的玩家都要有一定水準,而能夠藉由彼此實力內在調整出動態平衡。